卑微小若

这里是若子
接凹凸梦文和cp文哒
梦单不接金梦,金梦哒咩!!!
可以接别的圈的梦文,但是就要多等等了,因为有可能是我没进过的圈子,标价有可能会高一点点
定价1000字5r
没人就尴尬了🌚💦💦
有的时候会接一两单无偿🌚

【雷安篇】鲛人泪

🈺

见习的许愿铺.

雷安篇     鲛人泪   【上】

——————————————————————————

序幕:

“叮咚~”

我听到风铃声,放下手中的花瓶,走向前台。

“欢迎光临,见习许愿铺,有什么愿望吗?”

前台站着一个有些腼腆的少年,他挠了挠头,没有说话。

我看着他的双眼,拉着他,走到后花园,泡上一壶栀子花茶,推向他。

“你需要的,应该是这个吧?”

我递给他一朵栀子花。

那花看着很像假花,但却是货真价实的栀子花。

“这是……”

“它开了上万年了,不会凋零。”

我轻笑了一下。

“这是我一个老相识和他的爱人种下的。”

“孩子,想不想听听,他们的故事……”




他们的故事,就此开始……




1.“雷狮!你给我好好呆在这!别总想着去外面野!你是雷王国的继承人,别老想着什么海盗了,赶紧去给我练级!”

坐在树上的少年“嘁”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从树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的朝海边走了,只留下那人在原地生气大骂。

少年名叫雷狮,是这个国家的三皇子。

所有人都认定他是未来的王,他却置若罔闻。

他每天都要去看海。

大海,这位孕育了这座国家上万年的母亲,有一种神秘的魔力在引领着他。

他常常因海的引领,而走向海的深处。

但他却从未真正走进过深海。

那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挡着他。

直到今天。

他听到了海的深处,那悲恸的歌声。

好奇心驱使着他,划着船,朝海的深处驶去。

这一次,不再有那股阻挡他的力量。

他轻扬着嘴角,有些得意。

这一次,没有谁能阻拦他了呢。

他正得意着,船却翻了。

他沉入海底,看到了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场景。

那是一条人鱼。

人鱼停止了歌声,有些复杂的看着他,虽有些犹豫,但还是救下了少年。

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鱼尾。

他从小就听过人鱼的故事。

尽管是第一次见到这条人鱼,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和想要依偎的感觉。

他抬起头,看向人鱼。

人鱼那双祖绿色双眸中还带着一丝忧郁。

他看着那双眼眸,心脏漏了一拍似的,不争气的狂跳着。

人鱼似是碎碎念了些什么,朝他游来。

片刻间,他发现自己能呼吸了。

他长出一口气,这才仔细打量这条人鱼。

如果只看上半身,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棕发绿眸的俊美少年。

但那下半身异色的鱼尾,却是他从未见过的。

异色的鱼尾在晚霞的辉映下,照射出了奇异的光。

“你……没事吧……?”

人鱼开了口。

“你会……说话?”

雷狮一惊。

“我当然会说话。”

人鱼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他撇了撇嘴,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刚刚唱的歌……”

人鱼轻叹一声,带着雷狮,朝海底游去。

人鱼指向一片花。

“那是海栀子花,我们叫它海妖。”

他的眼里似乎多了些什么似的,变得虔诚。

“每当流星出现,陨落下的的星星会落入海妖的怀中,只有等到鲛人的出现,它们才能解脱。”

“鲛人是我们海中的王,是庇护我们人鱼族的神明,但是,鲛人,已经消失了上千年了……”

“我每天听着海妖的哭声,心里也挺难受的……”

他有些落寞。

“神明,可能已经遗弃我们了罢……”

雷狮看着他,不知怎么想的,下意识的抓住人鱼的手。

“别总想些有的没的,到最后,不管什么神明,不管是人鱼还是人,只能靠自己!”

人鱼微微一怔,又笑了,笑的挺甜。

“谢谢啊,对了,你叫什么啊?”

他问道。

“我叫雷狮。”

“安迷修~”

他伸出手,轻轻捏了捏雷狮的手,递给他一只海螺。

“以后你来找我,就吹海螺。”

“我会听到的。”

“嗯。”

看着天色渐渐变暗,他被安迷修送回岸边,久久没有回过神。

我路过海边,看到他有些涣散的神色,拍了拍他的肩。

“三皇子殿下在想什么?”

他回过神,有些慌张的将那只海螺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便快步走远了。

我笑了笑,望向大海。

它看似平静,却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一抹异色的光反射过来。

海中的王又唱起那古老而悲恸的歌谣。


2.少年又溜了出去。

他又去找人鱼了。

他走进海洋,吹响海螺。

平静的海面仍波光粼粼。

他认为自己被骗了。

转身欲走,他被一只手拉进深海。

一条鱼尾在海里摆动着。

大海终于不再平静,它剧烈翻滚着,仿佛在为这海之骄子欢呼雀跃。

少年的目光锁在了人鱼的身上,久久没有离开。

人鱼有点不自在,但仍拉着他朝一片逐渐有些亮光的地方游去。

直到在一片到处都是海妖的海底停下,他才把目光撤了回来。

“怎么了吗雷狮?刚才就一直盯着在下看……”

雷狮突然伸出手,搂住安迷修。

原来你没有骗我,太好了……

他从小生活在皇室,见过太多勾心斗角和生死斗争。

没有一个人会记住别人的一句话。

他本对随口答应的话并不在意。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安迷修,就对他有一种信赖感。

他见过太多长得好看的俊男俏女,不乏有比安迷修更好看的。

但是他真的对安迷修很是心动。

他的绿眸中总是不缠一丝杂质的看向别人,温柔而儒雅。

白皙而细腻的皮肤真的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宫女妃子强了太多。

真的很喜欢他啊……

哪怕只是跟他待在一起……

“雷狮,雷狮?你怎么了?”

安迷修见他没有反应,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雷狮下意识的抓住那只手,迟迟没有回神。

“嘶,你弄疼我了!雷狮!!!”

人鱼不满的埋怨道。

“啊?抱歉,刚刚走神了。”

他带着些许歉意的向安迷修点点头。

安迷修瘪着嘴,似是想到了什么。

“是因为我今天来的晚了些你不开心了吗?”

雷狮还没来得及回答,安迷修上前了些,揉揉雷狮的脑袋,柔声哄着。

“抱歉啊,我下次会早些的,不骗你,真的!”

雷狮有点发怔。

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感受惯了。

原来被人在意的感觉,是这样吗……

他握住安迷修的手,轻吻了一下。

“诶诶诶诶诶?雷雷雷雷雷狮你!”

安迷修被吓了一跳。

这也不能怪他,他上一次的恋爱还是在他刚600岁,还是条未成年小人鱼的时候。

这第二次的恋爱来的这么突然???

白皙的小脸一下染上红晕,他有点说不出话的看着雷狮。

“雷狮……”

他想控诉他,问他才认识了一周,怎么就想对他图谋不轨。

但是他说不出口。

他也很喜欢雷狮,不止因为他的狂荡不羁,桀骜不驯。

更是因为他像极了他。

他觉得周围的海水温度都上升了不少。

雷狮见他没有拒绝,得寸进尺地抱住了他。

“你!”

“你刚刚没有拒绝啊。”

雷狮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到。

安迷修被撩拨的面红耳赤,他直接推开了雷狮。

“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他把雷狮送回岸边。

雷狮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安迷修犹豫了下,把手里的一颗珍珠塞到他手里。

“这是……”

雷狮看着手里的珍珠,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安迷修不自在的搔搔后脑勺。

“人鱼的眼泪可以变成珍珠,就当成定情信物送你了。”

山海经中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但人鱼大多生性桀骜,哪怕折磨致死,也不愿落下一滴泪。

安迷修却愿将此等的信任交付给他。

他攥紧珍珠,转手抱住安迷修,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安迷修纵使发懵,也没有拒绝。

雷狮松开他,有点腼腆的笑了一下,跑远了。

“走了啊!”

他摸着额头,不知所措。

我从一旁的礁石后走出,看着他。

“人鱼王大人,在想什么?”

他反应过来,轻笑道。

“审判官大人说笑,在下只是思考那孩子在想什么而已。”

我脸色微微一变。

“别再提起那个名字!”

他带着歉意答着。

“抱歉。”

我看着他回到海底,面若冰霜。

阴暗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


3.他回到深海,游向一处。

那似乎是一个山谷。

他钻进去,里面有一条沉船。

鱼尾在船身上轻拍了两下,一块木板被移开,他游了进去。

“你来了?”

清冷的男声响起,他没感到意外,反而找了个地方准备坐下。 

“格瑞,我上一次给你的古书,怎么样了?”

格瑞端坐在椅子上。

他虽看着与普通人类没有差异,却是货真价实的人鱼。

“有了进展,但是还是不大顺畅。”

他淡然道。

“格瑞格瑞!”

清朗的少年音响起,年轻的人鱼宛若冰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暖意。

“你先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啊,好的。”

安迷修不用想就知道来者是谁。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他那护在怀里一辈子的小人鱼。

当年格瑞放弃成为人鱼王被愤怒的族人重创,是金偷偷把他捡了回去,送到当时还没灭族的海魔女那里,虽说最后鱼尾被废,但毕竟是鼎盛时期的魔女一族,他的鱼尾虽被替换成了人类的双腿,但他还是活下来了。

金在知道格瑞活下来之后,激动的发情期提前。

然后他们就这么草率的在一起。

但格瑞肯定没有办法回人鱼一族了,于是金也陪着他一起离开了人鱼一族。

安迷修淡点的坐在被他们改造成会客厅的船舱,从容的等着。

“怎么回来的这么急?”

“回来的时候遇到只虎鲸,跟他浅浅的干了一架,嘿嘿……”

“没受伤吧。”

“怎么可能!我可厉害了格瑞!嘶,别抓我手啊……”

“还说没伤到。”

格瑞冷着脸,看着他家小人鱼有点血肉模糊的手掌心,脸上的神色变得冰冷,他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了几下。

金的身子僵了僵,在他的印象里,格瑞很少这个样子。

“格瑞……”

格瑞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多说。

“笨蛋。”

“咳咳。”

安迷修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出点动静,那他今天就别想说正事了。

“啊,安哥!你来了啊!格瑞你先去跟安哥说正事吧,我回避一下!”

“不是什么值得瞒着的事,你也过来听吧。”

安迷修温和的对金笑着

“啊,好的!”

他紧紧挨着格瑞坐下了。

“上次跟你说上古文献的事,你……”

“确实已经破译出一部分了,但是还是不太理想,你要仔细听听吗?”

“你说。”

两人的神色愈发严峻起来。

“先说点你知道的,人鱼一族中拥有鲛人血统的数量少之又少,但只有拥有鲛人血统的人鱼王才能有机会成为鲛人。”

“虽然你一开始没有鲛人血统,但是因为一些外界因素也有了,你也算是赶上好运了。”

“但是说实话,这不算什么好事。”

格瑞的眸子暗了暗,看了眼方才还坐的挺直,现在却倒在自己怀里睡着了的金,叹了口气,这才开口。

“相传人鱼王们成为鲛人,先是要采下九十九朵海妖,你也知道每次等到一场流星雨才能摘下海妖,难点一在这,但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还在后面。”

他盯着安迷修的眼睛,许久才开了口。

“献祭。”

“爱人的献祭能让人鱼王们的情欲全部抹去,彻底没有感情,这样在管制人鱼一族甚至是整个海洋时不被情感所干扰。”

安迷修抿抿嘴,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种撕心裂肺的痛,仅仅是他经历过一次,就险些自我了结。

“所以你当年被族人重创是因为这个,不愿成为鲛人,才……”

“嗯。”

格瑞淡淡的答了一声。

“如果成为没有感情的怪物,没有爱人的陪伴,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安迷修默默点头,表示了自己内心的赞同。

尽管他是这么认为的,但他还是不能放弃成为鲛人。

“目前只是破译到这,你也赶紧回去,别被人起了疑心。”

“切记,你现在不能这么频繁上岸了,已经开始有人注意你了。”

“嗯,那我先走了。”


4.安迷修回去自己的住处,脑子很乱。

他内心最深处明白,自己应该让雷狮去献祭,因为他的心早已跟着那个人一起死了。

可他遇到了雷狮。

和那个人一样的放荡不羁爱自由,一样的深情而温柔,他很难不陷入其中。

明天,就去找她问问吧……不然……

一夜未眠,他思虑了一夜。

天一亮,他就朝着那处被人鱼族忽视了上万年的隐蔽海沟。

“什么人!”

屋子里,女人的声音响起,警惕的将门摁的更紧。

“是我,凯莉小姐。”

屋里的人听到这话,才将门开开。

“进来吧,装神弄鬼的。”

安迷修有些抱歉的笑着进去了。

“又是为了鲛人来的吧,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会……”

“不是的凯莉小姐。”

安迷修突然打断自己是她没想到的。

“嗯?那你来干嘛?”

她死死盯着安迷修的眼睛,身后那颗她总用来施法的水晶球里出现着一些图像。

安迷修似乎是看到什么,向后张望,可视线被凯莉死死挡住了。

水晶球上,是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一条人鱼,男人身上满身是血,人鱼却毫发无伤,男人周围泛着点点星光,最后,消散开来,那光点,都进入了人鱼的身体。

安迷修若是看见这情景,怕是会当场崩溃,但凯莉死死的挡着他,他当然看不到。

“凯莉小姐,怎么了吗……?”

安迷修看着凯莉有些奇怪的神情,没忍住,还是问道。

“啊,没什么。”

“哦……”

虽然他很好奇,但他不想让别人为难,也没有多问。

“安莉洁小姐在吗,在下有些事情想问问。”

“她出去了,你等会吧。”

好不容易转移了他的注意,凯莉暗自松了口气。

安迷修似是想到什么,扭过头,突然问道。

“凯莉小姐,为什么在下现在只能找到您一位海魔女,而找不到其他海魔女了?”

人鱼本身就是海中霸主,人鱼王更是清晰的掌握着海洋中所有生物,安迷修因为那场意外的献祭成为人鱼王已经有近500年了,但他一直没有感受到除了凯莉外其他还魔女一族的气息。

凯莉玩弄着水晶球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她脸上顿时血色全无,嘴唇微颤着。

“凯莉小姐……?您……怎么了?”

安迷修疑惑的看着她,却看见她红着眼圈,站起身,先前把玩着的水晶球被放在一边。

“你真的想知道?”

她的语气有些冰冷而愤怒,安迷修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

凯莉深呼吸了几下,勉强压下快要抑制不住的情绪,转身走向里屋的书架。

“过来。”

安迷修跟着她走进了里屋,看到她从书架下抽下一本书,扔给自己,然后走了出去。

他定睛一看,书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字。

“海的女儿。”

他笑了。

“凯莉小姐,这是……?”

“一本普通的故事书。”

凯莉的话里已经听不出任何感情了。

安迷修当然知道这是本故事书,以前,那个人就常给他讲,只是这与魔女一族的消失有什么关系?

“但它又不是一本普通故事书。”

安迷修越听越奇怪了。

“这本故事原本讲的只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但是,其中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凯莉说完这话,意味深长的看了安迷修一眼,然后拿起水晶球。

“那条人鱼当初为了追随什么爱情,找到我的母亲,要求她让自己长出双腿,纵使是掌握着众多失传秘术和禁术的海魔女一族,在当时,制作出的药也是会有副作用的。”

安迷修听完愣了一下。

“可当时您给格瑞治疗的时候没有什么副作用啊……?”

凯莉摇摇头。

“格瑞当时已经被那些愤怒的人鱼伤的几乎修为全损,能活着全靠金体内内股奇怪的灵力跟你人鱼王的气息供养着吊着一口气,药与他体内的灵力无法发生冲突,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但当时人鱼一族与我魔女一族的关系甚为友好,我母亲自然也提醒了她这点,但她非但不听劝,还拿我要挟母亲,逼她教出药,母亲为了救我只好给了她,但她担心事情败露,竟想要灭口,母亲拼命将我救下,送出这片海域,自己却被……”

凯莉说到这时,眼里的泪光已经开始泛出,但她强忍着,死死咬住下唇,半晌,她才重新开口。

“那人鱼没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后,并没有化为泡沫,而是彻底入魔,这才是真正的,所谓的副作用。”

“当时她入了魔,在人鱼一族中大开杀戒,杀死许多刚出生的人鱼,当时的人鱼王来到我族,抓住族长,也就是我的父亲,逼他交出解药,可这禁术哪是能轻易解开的,他们抓住我族所有的人,我因为当时不在那片海域而逃过一劫,他用我族所有族人逼迫我的父亲,父亲不得已,献祭自己杀了那人鱼,但人鱼一族认为我族不配出现在这片海域,将我族赶尽杀绝,最后,只剩我自己了……”

凯莉没忍住,终于哭了。

“凭什么!明明是他们自己不听劝,明明是他们自食恶果!凭什么最后受到惩罚的是我族!明明是我父亲救了他们,凭什么将我们赶尽杀绝!!!我现在只能待在这阴暗的海沟,永远不见天日!!!你告诉我凭什么啊……”

安迷修怔住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为什么我一点不知道这件事!”

凯莉抽抽鼻子。

“你当时跟那人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海妖似乎将海中的一切都屏蔽了你。”

安迷修死死咬着下唇,没说什么。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知道安莉洁回来。

“凯莉,我回来啦。”

少女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看了安迷修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安莉洁回来了,有什么事你跟她说。”

凯莉似乎是被抽掉全身气力似的,走向里屋。

安莉洁纵使关心她,也要先把眼前的事解决。

“我知道你来做什么,也知道你在想什么。”

她轻轻一笑。

“答案就在你内心的深处。”

说完这话,她便走回了里屋,安迷修似是思考了什么,便离去了。

安莉洁走回里屋,将凯莉抱在怀里,闭着眼,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魔女一族被灭后,是安迷修把她捡回来,交给安莉洁照顾的。

安莉洁现在不只是她最爱的人,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她放心的闭着眼,轻轻抽噎。

“别哭了,乖……”

安莉洁一边哄着她,一边轻拍着她。

伤口被狠狠揭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是她这辈子最恐惧的。

她闭着眼,依偎在她怀里,渐渐睡着了。


5.安迷修现在迫切的想见雷狮。

他想念他。

想念他有些痞气的笑,想念他有些粗鲁但却是温柔的吻。

他让不自己去想鲛人献祭的事情,只是朝那个方向游去。

他躲在礁石后,犹豫了一下,将药剂全部倒入口中。

耳边萦绕着凯莉给他最后的忠告。

“根据金的意外预言到的神谕,安迷修你极有可能成为鲛人,如果可以,那么这瓶药剂应该不会对你有什么副作用长出双腿,怎么使用,你自己决定。”

他感觉到撕裂的痛,他没发出任何一声呻吟。

他赶忙跑到岸上,看见雷狮躺在树上,笑着看着自己。

“喂,雷狮!”

“我想好了!”

“我也喜欢你!”

【卡埃】你是我的小兔子

*ooc致歉

*ky左上角滚

*蓝眼弟弟组真香!!!



卡米尔捡到只兔子。

晚上11点,他下了夜班,便回家了。

结果在家门口看见只兔子。

他有洁癖,也不是很喜欢动物,能在海盗团里养一只佩利,已经是他最大的忍耐了。

所以当他看到兔子时,第一反应是想把它赶走。

但他拎起兔子的时候,却犹豫了。

兔子耷拉着耳朵,缩着四只小爪子,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这本没什么,毕竟所有兔子都这样。

但这只兔子的眼睛却很是吸引人。

那如一泓秋水般清澈透亮的双眼毫无污秽,仿佛成了这个时刻,最为纯洁的珍宝。

跟兔子对视了两分钟,兔子快吓死了,他叹了口气,把兔子抱在坏里,走进家门。

一进家门,他就把兔子放在桌子上,找出他小时候用的字典,丢给它。

“第一次养兔子,没经验,叫什么,你自己选。”(兔子:wcnmlgbd,wqnmd!)

兔子像是听懂了人话似的,拼命扒拉着字典。

看着它憨憨的样子,他鲜少地笑了。

掏出手机,悄悄照起了照片。

不过不能忘了正事,他把字典扔到了一边,把兔子抱进怀里。

“算了,简单点,就叫埃?”

似乎是感受到了兔子浓烈的鄙视,他也摇了摇头。

“嗯……嘿Siri,给兔子起个名。”

“就叫埃米吧,能看出是你的兔子,也好记。”

兔子听完Siri的语音,抬起头,看向他。

“你喜欢吗?那就叫这个了。”

他揉揉兔子的耳朵根。

兔子舒服的眯着眼。

卡米尔意外地会揉兔子耳朵,揉的它很舒服。

揉了一会,他走进厨房,抱出一颗新鲜大白菜,根部还沾着些泥。

这还是他们上次跑到他学校里,佩利偷摘的白菜。

他把白菜放在桌子上,推给兔子。

又拿出一块芒果千层,想当做宵夜偷偷消灭掉。

小埃米看着桌子上沾着新鲜泥土的白菜,陷入沉思。

仿佛螃蟹附体一般,它猫到了芒果千层旁边,扒住一块,拼命的啃了起来。

卡米尔看着眼前的一幕,说不出话。

他的芒果千层……

但意识到了有人哦不,有兔子跟自己一样喜欢吃甜品,他还是浅浅的开心了一下。

八百年不照相的人,又掏出手机照起兔子。

顺便更新了个头像。




闲来无趣,雷大爷翻起了QQ。

刚刚更新了下空间,他吓了一跳。

三百多年不上传相册的卡米尔在QQ相册里上传了几张照片?!

头像也更新了??!

雷狮觉得自己看错了,正要揉揉眼。

躺在他怀里玩手机的安迷修发出了惊叫。

“卧槽雷狮!卡米尔更新了!!!”

原来自己没看错吗……

似乎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骑士道飞了,安迷修赶忙开始默念骑士守则。




……

卡米尔看着评论一堆感叹号,一脸无语。

自己有那么久没法QQ吗?

看了一下上一次在两年前。

哦那没事了。

淡定的抱起兔子,走进了屋里。

兔子趴在他枕头上,眯着眼,好像睡着了。

他才躺下,兔子却蹑手蹑脚往他怀里钻。

卡四公主的洁癖那是人尽皆知的,他下意识地想推开。

但是这兔子真的可爱,舍不得推啊!!!

内心挣扎了一下,他抱着兔子。

兔子身上有点浅浅的雏菊香。

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卡米尔一觉睁开眼,发现自己没失眠。

他抓抓头发,有点不可思议。

揉了揉兔子炸开的毛毛,就推开了它。

兔子被这一下惊醒了。

???

这货几个意思???

它看着卡米尔走进厨房的背影,陷入沉思。




这是卡米尔跟这只叫埃米的兔子在一起100天了。

卡米尔看出来这兔子相当喜欢甜食,尤其是芒果味的甜品,还专门给他买了块芒果班戟。

不知怎么想的,他心血来潮,给兔子到了点白酒。

应该不会咋样吧……

结果意外发生。

他自己宿醉醒来,感觉身上有点沉。

我靠什么玩意?

有点吃力的抬起头,他看见怀里有一个男孩,看着比自己小几岁。

男孩头上呆毛长长的,卡米尔揉了揉眼睛,酒醒了不少。

“??!”

“你醒醒!”

他推醒了还在往他怀里钻的男孩,男孩坐直了身子,有点迷迷瞪瞪的样子。

卡米尔这才看见男孩头上耷拉着的兔耳朵和那双天蓝色的眼睛。

哦,屁股后面还有只小尾巴。

“唔呃?”

“你谁啊!”

卡米尔看着男孩,觉得有点熟悉。

“我是你兔子啊。”

“???”

“我叫埃米,是只修炼了100年的兔妖,属于垂耳兔内种,我有个姐姐叫艾比,你叫卡米尔,母胎单身solo24年,你哥叫雷狮,对象是我安哥,你喜欢吃甜的,洁癖四公主,失眠不过现在好了,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你喜欢吃甜的,尤其喜欢吃甜甜圈,老爱揪我尾巴,纯纯一大变态,没事不是撸我毛就是愣神……”

卡米尔听得有点乱。

“说重点!”

“重点是你昨天说要永远跟我在一起!”

埃米耷拉着耳朵,小脸憋的通红,认真的说。

“你……”

“你不会想反悔吧!我们长老说了!谁摸了我们耳朵,就要一直跟着他!谁揪我们尾巴就要负责!”

小兔子气的像个河豚似的,卡米尔没崩住,轻咳一下。嘴角不着痕迹的勾了寄来,他弯下腰,揉揉小兔子的耳朵。

“好啊,那以后,我就跟你永远都在一起了,不许乱跑。”



————————————————————————————

管你是不是七夕,老娘就当七夕过了!我要吃饭!

可恶我差点错过CP日啊QAQ!

金金wink内张真的可爱到了!(约的糕糕啊)

“格瑞你看我跟旧设格瑞学的!可爱吗!”

“……”(可爱,想超市【bushi)

见习的许愿铺

预告:

我与创世神同存,奉命穿梭于各个时空。


而在这孤独漫长的旅途中,我却丝毫没有感到孤单。


因为我见证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


我见证了他们的九世情缘,见证了放荡不羁的海盗为他的骑士,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我见证了他们的信任与救赎,见证了高冷孤独的少年为他的太阳,献出了少之又少的温柔。


我见证了她们的小心翼翼,见证了敏感多疑的魔女为她的圣女,放下了时常戒备的心。


我见证了他们的自卑与勇敢,见证了向来冷静的军师在他的恶魔身边,互相依偎与倾诉。


……


我以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为他们送上了独属于他们的神谕与天使的祝福。


我用寥寥无几的寿命,在路边开了一家许愿铺,向世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我早已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更不记得他们的名字。

我只记得他们对我的称呼。


“见习天使大人”


我与这天地同生同长,却不曾留恋。


但我愿意为了他们的未来与幸福付出一切。


即便是泯灭于这人世之中……


—————————————————————————

阿巴阿巴……

还得老长了,这就是个序言。

咱就是说cp肯定不止这几个。

等着蹲吧🌚

【9:00|杭州】蒹葭少年

上一棒:@温酒. 


*ooc致歉


*ky左上角滚


*城市:杭州




少年又在西湖边徘徊。

他相信自己能找到他。

“阿昱!”

少年有些成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一惊,泪珠从脸上一颗一颗的接连滑落。

“马佳……?”

“是我啊,怎么了?阿昱怎么哭了?说过好多次了吧,不要总是哭嘛……”

他有些颤抖的伸出双手,想去拥抱他的少年。

他却扑了个空。

那里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束沾着些许晨露的蒹葭。




少年名叫蔡程昱。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在找那个人。

每当问起他时,他都是说

“我在西湖边,真的看见佳哥了……”

可他手指去的方向。

只有一束沾着晨露的蒹葭。




少年坐在西湖边,守着那束属于他的蒹葭,回忆着他们的过往。

他仍清晰地记得那个夏天。

那个令他有些痴迷的夏天。

他仍记得那个在他准备逃课时遇到的少年。

少年的怀里抱着一束蒹葭。

那束蒹葭上沾着些晨露。

他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些许探究,迷茫。

但更多的,是眼中无限的单纯与温柔。

许久,他开了口。

“要帮忙吗?不要一直坐在墙上啦,会摔倒的。”

他的心中微微一颤。

他是第一个这么关心他的人。

那天的天气正好,阳光罩在少年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很是温柔。

从那一天起,他便注意上了他。




后来,他们熟悉起来,成为同桌,互帮互助。

再后来,他们相爱,成为了彼此的依靠。

直到那个下午。

那个对他来说最为黑暗的下午。

他的少年不见了。

那个每天都会有些害羞的递给他一束沾着晨露的蒹葭的少年不见了。

留下的,只有西湖边一串有些凌乱的脚印。

还有那些带着些许晨露,静静地在风中摇曳着的蒹葭。




“你找到他了吗?”

我看见他淋着雨坐在西湖边,轻声地问道。

他并不回答,只是看着那片蒹葭,笑着念叨着什么。

“你别再这样了,他已经不在了。”

我再次劝着。

他突然疯了一般似的站起来,推开我,大声哭喊着。

“不!他没有走,他没有!!!”

他克制不住的呜咽着,最后,变成了难以抑制的哭喊。

“他没有走!他一直都在我身边!他说过他会一直留在我身边的他没有走……”

“他说过他不会离开的啊……”

我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后背。

“你太累了。”

“好好睡一觉吧。”




我将少年送回了他的家,看到了摆在桌上的一张报纸。

上面印着两年前的当地新闻:

西湖边发现一名少年不幸溺水身亡。

我看了看一旁睡在床上的少年。

他什么都知道。

只是不愿面对罢了。

他即使是睡着了,嘴里却依然念叨着什么。

我凑近去听,终于听清了。

他一直在念叨着“佳哥”。

我将刚从西湖边采下的蒹葭放在他的枕边。

疲倦的少年,祝你能有一场好梦。




他醒了以后不再去西湖边了。

他只是每日每夜待在家里,不知写些什么。

我起初只是觉得他接受了事实。

但心中总有一丝不安。




几年后,他的《重逢后的离别》大火。

人们都在叹惋那两个少年不公的命运,却已然忽略了那位作者。

我回到西湖边,又看见少年躺在湖边。

他的怀里,抱着一束蒹葭,睡的很沉。

我轻轻去探了探他的鼻息。

他已死去多时了。

原来,他从未接受过他离开的消息

他却又什么都知道。

他书中的两个少年的结局可以是happy ending。

但他们的结局,却注定是bad ending。

他的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笑容。

那是独属于另一个少年的。

疲倦的少年终于睡着了。

他终于有了一个好梦。

梦里,有他的马佳。


end.

————————————————————————

救命第一次写声人写的不好见谅!

我跟蒹葭杠上了。

我爱be~

【瑞金】他的蒹葭

*ooc致歉

*ky左上角滚

*瑞金小甜饼




这座城市发生过很多故事。

而今天,我又见证了一个故事的诞生。




一家小医馆。

‘‘医生,医生!’’

少年慌忙的冲进一家小医馆,双眼满是惊恐。

‘‘嗯?怎么了?’’

坐在院中的人从躺椅上坐起身,金色的头发理得不很短,轻轻地放在身后,他睁开衰老昏暗的双眼,天蓝色的双眸让少年有些呆住了,他坐直了身子,看着少年。

他的眼里溜过一丝震惊,但很快就滑走了。

‘‘这,这是什么啊!’’

少年的手里捧着一块冰晶,通体呈天蓝色的。

‘‘这大夏天,你从哪里搞来的冰。’’

‘‘不是,我今天……’’

少年说了一半突然不说了。

‘‘怎么回事你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哪出问题了。’’

少年低下头,思索了一阵,终于说了出来。

‘‘今天掉眼泪的时候,眼泪突然变成冰晶了……’’

老人看了看他,有点不太理解。

‘‘我说你怎么不愿意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也不是这时候啊,你等我给你把把脉。’’

少年慌忙伸出手,将手伸给了老人。

他刚刚把住少年的脉搏,觉得有一丝不对。

‘‘这,怎么会!’’

老人的眼里透出一丝惶恐。

‘‘大夫,您怎么了?’’

他轻轻将少年的手放回他的腿上了,叹了口气。

‘‘终于等到了吗……希望这次,别让我失望了,我可再也等不起下一个20年了……’’

‘‘您……?’’

“孩子,想不想听个故事……”




五十多年前……

这是一所半封闭半开放式的高中,

少年是一个住宿生,却跟着另一个少年走出了校门。

“金?你怎么还不走啊,你不是住宿吗?”

少年扭过头,有些疑惑道。

“啊?我,我只是想出去买点东西,而且,你一个人自己走也不大安全,就顺路送你一下。”

少年有些腼腆地挠挠头,少年抑住嘴边的笑容。

“谢谢。”




少年心中埋下的种子慢慢地发了芽。

“金,你知道蒹葭吗?”

少年坐在河边,偏过头,认真的看着少年。

“蒹葭?只是普通的水草罢。”

“不是啊,蒹葭,是芦苇啊,但是……”

“但是什么啊?”

少年好奇的看着他,天蓝色的眸子里只有与年龄不符的单纯。

“没,没什么。”

少年耳朵有些微红,轻轻折下一支未开的蒹葭。




“格瑞!”

少年跑向他,看到他慌乱藏在身后的书。

“你藏什么呢!”

说罢,他便想伸手去拿。

“没,没什么!”

少年脸上划过一丝不同寻常的慌乱,他拉起金,顺手将书扔在自己的桌子上。

“走吧。你不是想吃城西的砂锅粉嘛,我带你去!”

他拉着少年的手走远,桌上的书却被吹开了页,只留下书桌里一块天蓝的的冰晶和那本写着失传病症——冰晶症的书。




“我怎么感觉你这几天这么怕冷啊?”

金看着身边有些颤抖的男孩,忍不住问道。

“错觉吧,没事的,你不是最喜欢樱花了吗?我带你去看樱花。”

“嗯……好!”

“那我明天带你去啊?”

“好耶!那我先回去啦,明天还要早起!”

“嗯。”

看着少年远去的身影,他笑了。

“真好啊……”

他终于笑了出来,眼泪却在无声的掉落,渐渐化为一颗颗天蓝色的冰晶。

我不愿让我心爱的男孩为我落泪,即使是为了挽救我的生命。




“你……没事吧……”

少年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有些担心。

“没事,你去照相吧。”

少年被他所指的那丛樱花所吸引,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他转过头,将快要流出的眼泪生生憋了回去。

“我从不奢望他能爱我,我只希望他能多看看我,多对我笑笑,这就足够了……”




“你见到格瑞了吗?”

他找不到他了。

“没有。”

他发了疯的寻找他,最后在一个很是八卦的学生那里得到了消息。

“格瑞?他不是退学了吗?”

“退学了?”

“是啊,他家里人说他好像得了什么病死了。”

“他,死了……”

“同学你……没事吧?”

他脸色苍白的推开那人的手,恍惚的回应了一句“没事”,就踉踉跄跄地走远了。

“我把那个满眼都是我的男孩子弄丢了,彻底弄丢了,永远都找不回来的那种。”




他走到少年的课桌前,从他的桌洞里找出了那本未合上的书,和那块天蓝色的冰晶。

书桌的深处,还有一张照片。

他含着泪,轻轻地翻看着。

那是他在照集体照那天的照片。

他将他单独截了下来,照片的背后还有一句话:

“I will always love you.”




第二天,他失神的看着黑板,如行尸走肉一般。

他只隐隐听到老师站在讲台上,说出的那句话

“蒹葭在古代是一种水草,也是芦苇,但正是这种普通的植物,却蕴含着古代少男对少女的一腔爱意,而且也能表达同性之间的爱情啊,大家不要歧视同性……”

蒹葭……爱意……

他已然听不进去剩下的课了。

他想起那天,少年有些不自然地问他知不知道蒹葭。

直到最后他也不愿让自己流一滴泪。

鸡鸣寺的樱花不会盛开了。

楼外也在不会有属于他的蒹葭了……




“后来呢?”

眼前的少年有些好奇的问着。

“后来啊,我把他的那块冰晶捡了回来,一直在等着他……”

“哦……”

老人看着少年。

他也再也不是他的少年了。

我看着他送走了少年,从身后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你还在等他?”

我看着他,轻轻的问道,玩弄着手中的芦苇花。

“嗯,我等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他最后一面了。”

他的脸上泛起了少女般的红晕,看着我手中的芦苇花,轻轻的答道。

“但是,刚刚,只有我们两个人啊,你刚刚,一直在自言自语啊。”

“放弃吧,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啊。”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攥了一下手中的冰晶,走进后院,将我关在门外。

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隐隐听见院里的声音: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玩味似的笑了笑,轻轻吹了下手中的芦苇花,看着他们四散飞去,最后消失在天边。



———————————————————————

借用了冰晶症的梗,冰晶症原创还是我自己。

详情走链接:https://beiweixiaoruo87411.lofter.com/post/73b731a3_2b453f301

【瑞金】他们的愚人节,是我的情人节

*ooc致歉

*ky左上角滚

*愚人节的甜甜he

*瑞金粮我的爱!!!

*主瑞金,微凯柠 雷安 卡埃,就不打雷安tag了

*我果然不适合he,一写he就水了吧唧的🌚💢

*要不是某个叫温酒的女人让我写,下次就是be见面了🌚




“栀子花象征着我这辈子对你永恒的爱,”

“那我要送你999朵,永远赖在你的身边,永远的爱着你。”




‘‘诶,我说你,你喜欢格瑞你就追呗?还要让我帮你?’’

凯莉叼着糖,给金打着语音。

‘‘再说你俩这么熟,应该很好追啊!’’

金坐在操场上,喝了口水,有点郁闷着。

‘‘就是因为太熟了嘛,不然也不会不好意思……’’

‘‘金’’

一个略显成熟些的男声从背后传来。

‘‘诶?格瑞你打完球啦!凯莉我们等会再说,格瑞喝水吗!’’

凯莉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

呵,见色忘友的死gay。

下一秒她就把金给拉黑了。




‘‘格瑞我什么时候能去打球啊!’’

金坐在格瑞自行车的后座上,摆了摆自己打着石膏的手,瘪着嘴问道。

‘‘再过几天,等好利索了就行。’’

格瑞低着头,一边给凯莉发信息一边回应着。

‘‘格瑞怎么还不走啊?’’

‘‘稍等,马上就回去,秋姐说让我回去的时候带你去换一次药。’’

格瑞有点心虚,但是依旧镇定的说。

‘‘哦……’’

金有点怀疑,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格瑞有什么不自然的表现他都能发现,哪怕格瑞自己都不知道。

算了,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吧……




‘‘我说你手好了吗?’’

凯莉巴拉几下饭盒里的草莓,看了一眼金裹着绷带的手,又低头发着QQ,不在意的问着。

‘‘姐姐说可以拆了,可是格瑞怕没好利索,不让我拆。’’

金有些郁闷的说着。

‘‘凯莉你在和谁聊天啊,都不理我……’’

‘‘啊?没什么你吃完了吗,吃完走吧,格瑞说今天就能把药拆了。’’

‘‘凯莉你们最近怎么都怪怪的?’’

金有些不解的看着凯莉。

糟糕……这家伙有点察觉了,怎么办……要不说实话?可是格瑞那家伙不让说啊……算了先糊弄一下。

凯莉花了5秒打好草稿然后摆出经典假笑对着金岔开了话题。

‘‘下周愚人节的联谊会你来不来?’’

这招果然好用,金立刻转移了注意力。

‘‘联谊会?我要去!’’

‘‘那你收拾好哦,格瑞也要去的,争取这次拿下他。’’

‘‘嗯嗯嗯!’’




金觉得凯莉和格瑞最近走的很近。

现在学院里天天传他俩好像在谈恋爱。

金觉得自己很懵。

但是格瑞一直说他们没有,金就信了。




四月一号,愚人节

常常有人说,愚人节是一些不敢表白的笨蛋们最喜欢的节。

因为在这天,他们可以说出自己平时不敢说的话。

‘‘金?你到哪了?’’

凯莉叼着糖,有些不耐烦的问着。

‘‘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

金站在公园内有些不知所措。

‘‘你那有什么东西吗?’’

格瑞抢过凯莉的手机问道。

‘‘唔……有5棵树算吗?’’

‘‘……你拍两张照片给我。’’

‘‘可是,格瑞我这个月忘了交流量钱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在他们旁边笑的格外开心。

格瑞瞪了雷狮一眼,安抚道:

‘‘你先在原地别动,我去找你。’’

‘‘等等格瑞,你不用来了,我好像看见安哥了……’’

……

格瑞的脸色有点发黑,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答应了一句就挂掉电话,把手机扔给了凯莉。

凯莉和雷狮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呵,只是找到个带路的你就吃醋了,格瑞你个屑男人。




看着坐着的11个人,凯莉深吸口气,认真的看着他们,终于开了口。

‘‘和去年愚人节一样,老规矩,国王游戏!’’

发牌途中,凯莉轻轻捅了下安莉洁

‘‘哪张是国王?’’

安莉洁小声回答着,凯莉会心地点了点头,便发起了牌。

‘‘我是国王,我就要求……8号和10号去游乐园以情侣的模式过一天!’’

金还傻傻的问着

‘‘我是10号……谁!谁是8号!’’

格瑞看了看牌,装着冷静的样子,其实心里高兴坏了。

‘‘是我……’’

‘‘诶!’’

金有点震惊的看着凯莉,虽然很高兴,但是还是下意识的问着:

‘‘凯莉你不介意的吗?!’’

‘‘哈?’’

凯莉觉得她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我为什么要介意?’’

‘‘可是,学院里都在传你和格瑞在谈恋爱啊……’’

格瑞一口牛奶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嘉德罗斯笑的有点猖狂。

‘‘格瑞!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凯莉用怀疑人生的眼神看着金。

‘‘我没告诉过你我在跟安莉洁搞对象吗?你是傻了吗?’’

‘‘凯莉……你真的没告诉金……’’

‘‘行啦行啦,我把清单给你俩,赶紧去吧哈!’’

凯莉说着,将一张纸塞给格瑞,顺手将另一只蓝牙耳机塞到他手里,格瑞也会意的微微点了下头。




‘‘你确定要跟踪吗?’’

格瑞趁着金去了厕所的功夫,对凯莉说

‘‘不跟踪我怎么让你俩成!放心,我可以滴。’’

凯莉躲在不远处的树后,小声的说着。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要叫这么多人。’’

格瑞看着站在四散在那跟踪他俩的10个人,觉得有点语塞。

‘‘今天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找我帮忙的!那卡米尔让我帮他拿埃米我不是要多找点人吗!’’

‘‘……行吧。’’

金从厕所跑出来,奔向格瑞。

‘‘格瑞!先做哪项啊!’’

‘‘先去给你买棉花糖。’’

纸条上的项目不多,但每一项做起来都很是暧昧。




两人在快天黑前,很是青涩地做完了任务,只是还剩最后一项去看电影。

格瑞静静地等着金吃完冰淇淋,手里捏着牛奶圣代,一口没动。

‘‘格瑞你那个好吃吗?’’

金有写期待的看着他。

‘‘你想吃吗?给你了。’’

‘‘诶?那我不客气啦!’’

金拿自己的勺子,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勺。

‘‘很好吃啊,格瑞你是想吃我的吗?那……’’

金用自己的勺子,在自己的圣代上小心的舀下一勺,塞到格瑞嘴里。

‘‘好吃吗!’’

他有点期待,更好奇这样小心翼翼的试探会不会有结果。

‘‘嗯……’’

‘‘那走吧!看完电影就回去。’’

‘‘好。’’

格瑞的手机亮了一下,他打开手机回复了一句消息,不想自己桌面金的壁纸被一个卖花的小女孩看到了。

小女孩想起那些情侣的桌面都是对方,便跑过去,递给格瑞一束栀子花,用稚嫩的嗓音怯怯地问着:

‘‘大哥哥,买束花送给男朋友嘛?’’

!!!

格瑞耳尖有点泛红,他回头看着金。

此时,对方的脸也是红到不行,有点诧异的看着他。

小女孩还以为两人没明白什么意思,又解释道

‘‘我看那个银色头发的大哥哥手机壁纸是这个大哥哥的诶,难道不是嘛?’’

此时,两人都明白过来了什么情况,金有点扭捏,但还是小声的问了一句

‘‘格瑞你……答不答应嘛……’’

格瑞似乎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好’’。

躲在不远处的凯莉流下了欣慰的眼泪,并记录下了这一幕。

电影散场时,两人十指相扣着,无名指上的指环有写反光,金的手里还抱着一束栀子花。

凯莉蹲在远处,小声的说着

‘‘真是的,我还想愚人节过个好节呢……’’

安莉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将刚买的栀子花送了上去。

‘‘知道你想要……’’

‘‘说了好多次啦,不要占卜!’’

‘‘好……凯莉,愚人节快乐啊……’’

‘‘笨蛋……’’




总是有人很喜欢愚人节。

因为在那天,笨蛋们可以对着自己喜欢的人,说出一句‘‘I love you’’



————————————————————————

tbc:

挺水的就是是说,下次更新估计又要老久了。

现在单子多了没空写手稿的说,等回学校就能写了。

某个叫@温酒. 的女人天天拖我单子,所以咱们不@温酒. 了,别让@温酒. 天天跑,对吧@温酒. 

别给我报大冤种们向前冲哈!!!

关于若某变身大母猴这件事

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出了出了!!!

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三发!!!!!!!!

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还出个橙卡自选!!!!!!!

真的狠狠地爱住了!!!

皇姐好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现只要不在卡池啥我都能出🌚

家人们快加若子一起肝啊🌚!!!!!!!

七爸你真是我亲爸🌝✨!!!!!!!!!!

————————————————————————

tbc:这几天没时间更文了,接的梦文有点多,写不完了🌚💦

有的女人她不更新良心会痛啊,所以海一次🌚

有没有肝凹凸的集美陪我一起啊🌚💦